【核风心语】生命中的流沙河——我生命中的那些逝去

人活一世,免不了生离死别。而其中最让人身心皆受折磨的,不过就是死别了吧。

细数我活过的十八载,那些熟识的,围绕在我身边的,却离我而去的鲜活生命竟有八个之多。他们之中,有的因寿终正寝去世,有的因疾病去世,也有的因意外事故去世。

我的外曾祖父,晚年很是硬朗,享年九十六。他们家四世同堂,一大家子人整整一百多口,逢年过节我偶尔会随父母拜访拜访。印象中外曾祖父很慈祥,每次都很爱跟我们这些小辈说说话,问问学习,然后笑着露出一口黄牙,再抓一大把糖果瓜子塞进我们的衣服兜里。

然而我最后一次见他时,他再也没有笑着给我们糖吃了——我从未见过如此衰弱的他,骨瘦如柴,气若游丝,我们凑过去叫他,他挣扎着露出了一个破碎的微笑。年纪不大的我那时还没有经历过亲人的死亡,只是从大人们凝结的气氛中感受到了不安,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个慈祥的外曾祖父了。而这个人也就这样在我的漫长生命中逐渐被遗忘,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。

一个中风的人是怎么样的?生活不能自理,给儿女带来麻烦,更要受着身心的折磨。这就是我的大外婆。儿时我和小伙伴玩耍,不知危险,小伙伴掉进了池塘差点溺亡,我哭喊不止引来大外婆,大外婆用她的拐杖救起了小伙伴,我也因大外婆的求情免于了责罚。自此,每见她,我都会当着其他大人的面说着大话:“我以后长大了,一定会带大外婆坐飞机火箭,然后去看好多好看的风景。”大人们总是大声笑着调侃,只有大外婆一脸信任的笑看着我。

后来,突来的病痛吞没了她,她不能说话,也不能活动,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排泄。她的儿女们轮着照顾她,有时候烦了,免不了会抱怨几句。她虽不能动,却思维清晰,听进了这些话,我去看望她时,她那浑浊的眼中满是痛苦。精神与病痛的双重折磨终是让她承受不住,得病后一年半,早早就离开了人世。如今,当我游玩在山水间时,总会想起那个无比相信我的大外婆,想起我的童言童语,然后是禁不住的难过,子欲养而亲不在。

   再后来我的外公去世,因为喝了酒之后爬树砍柴,然后失足摔下而亡。对于一个家庭而言,这无疑是一个噩耗。一夜之间,我的外婆头发白了一大半,人也憔悴了不少,我不知道她在那一晚上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思想斗争,然后又在第二天镇定的办完所有的后事。自那以后,外婆少了笑容,多了愁苦,更多了坚强,支撑着这个家。舅舅连夜从北京赶回来,外曾祖母抱着他痛哭流涕,哭她命苦,白发人送黑发人。第二年,外曾祖母也因思虑成疾去世。

我在外公的葬礼上跪着拜孝时,懵懵懂懂,不知所措,却在跪下的瞬间,满脸泪水,我才明白那个总是背着医药箱,挨家挨户给人看病的外公不在了。看着外公黑白的照片,灿烂的笑容,我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死亡,明白死亡的含义。那些他看过病的人都来了,流着泪,说着上天不开眼,把好人带走的早。

零零总总,我不断的失去一些我爱着的和爱着我的人,在遗憾和悔恨中,我不断成长,不断正视死亡,于是我又在某一天,写下了这些文字。

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着一条流沙河。不论生命的大小贵贱,它总是把你那些亲近的,喜爱着的人或物的生命通通吞噬沉没,让你在不经意间,悔恨终生。

我们所经历的时代是一个不断向前进发的时代,我们也被时代的洪流推着向前,只身奋进。只不过,在不断前进的同时你也别忘了回头看看身边的亲人,看看他们是否还在你的身边。寿命到头,疾病缠身,意外伤亡,这些生命流沙河中的凶猛河兽随时都会突袭你的身边人。多停一停吧,陪陪你的亲人,不要在某一天某一刻,让自己悔恨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