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核风心语】绘就生命之底色

以歌乐之柔婉转绕人心襟,以宋词之忧愁伴风飘零,以羽裳之轻盈翩然落下,以洞萧之曲催泪磅礴。以蝴蝶不飞沧海舞出轻舟蝶舞飞扬,以大千之世界绘出生命之色彩。

伟人苏武舞出生命之火红,大汉的丹青上书写下了民族不屈的坚贞气节。

悠悠岁月,历尽多少冷暖;滚滚浪花,淘尽多少英雄,但伟人之风永存。朔风凌冽,他与冷月作伴。南顾中原,将“生是大汉人,死是大汗臣”的高贵铭记在心灵深处。胡茄幽怨,他与孤冢为伍,怅望大漠飞雪,将“荣华富贵,千金封侯”的许诺抛置于不顾。地窖冰冷,他讲满口毡毛与草皮一块咽下,浑身的热血却沸腾着一个至死不渝的信念,铭记祖国,精忠报国。冰雪飘零,他用至情睥睨佳肴美酒,铮铮傲骨却敲响千秋的绝唱!

挥一挥羊鞭,锦帽貂裘,他将其扔至云霄深处;弄一支秃笔,矮纸斜行,他雕刻出大汉最深切的眷顾。他是历史的星空中最耀眼的晨星,那一抹鲜艳的红指引着我们勇往直前而又不迷失。

诗人陶渊明绘出万物之绿,诗歌的记载上描绘出世外桃源的悠然自得。

采菊东临下,悠然见南山”,细细流水,念古至今,那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,飘飘然着一个身影,那悠然自得的样子让人感觉怡然静心,那万山之绿竟比不上那一抹白色的身影,那种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”的感想不是世人能比的。“山径人稀,翠萝深处,啼鸟两三声,霁霞散晓月幽冥,疏木挂残星”大概也就是这般怡然自得的情景吧。

夕阳的余晖,把他的心照得如同明镜,那抹绿色的身影,似在孤独诉说着什么。暗夜星辰映照在他的头顶,大自然之间又多了一抹绿。

诗者苏东坡写下世间之白色,淡泊的万千世界上涂写出了世俗的沉浮无奈。

把盏临风,牵黄擎苍叹英雄,一蓑烟雨任平生,踏雪飞鸿”。苏东坡的一生极为坎坷,仕途的偃怚,爱情的曲折,辗转的劳累与奔波。多少次,他的心里矛盾重重:放弃仕途,怎能报效祖国,放弃文学,怎能跻身文坛?最终,他将功名利禄换了竹杖芒鞋,他在缺月挂疏桐之夜有感: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恰似飞鸿雪踏泥”之淡泊,他不为“蝇头微利,蜗角虚名”所触动,只愿“沧海寄余生”

一夜北风紧,沉默的白色调严厉的接管着人世。浅黄深碧落尽,风雨敲窗,惊破尚余绿意的秋梦,菊残在他袖口,以变灰白。

笔锋划过纸页,书写的人世间有着温度的心灵。缓缓走来,我们无法片叶不沾衣,那就撷下人生中最美的色彩,绘就生之底色。

摘自:网络http://mip.xuexila.com/lizhi/lizhirizhi/1361296.html